一百年前,为什么有三个日本学者来参观这个祠
编辑:admin 祠堂(1)塑像(1)
摘要:▌呼延云喜欢阅读外国学者或游客写的各种回忆录和亲历记,虽然他们由于异域文化的原因,对中国的风土习俗有着奇奇怪怪的理解和诠

胡彦云

喜欢看外国学者或游客写的各种回忆录和亲身经历。虽然他们因外来文化而对中国习俗有着奇怪的理解和诠释,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他们的作品很少有主观倾向,能够客观真实地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,甚至给人以特别的启迪和感悟。

例如,在日本学者写的许多关于北京旅行的文章中,作者发现他们都去参观了一个即使在老北京也很少提到的祠堂,并对祠堂里供奉的人物表示敬意,甚至“感觉像洪水一样,不忍离去”.

一语中的哲学家

胡同中的祠堂

明治40年(1907),著名哲学家、东京帝国大学副教授宇野登上美国孙雅号,从塘沽港登陆,开始了他的中国之旅。当他即将到达北京时,他感慨万千:“望着广阔的平原,四周是沼泽,春天还没有长出的柳树遮住了他的眼睛.夕阳西下,天边有淡淡的崔岱的味道,连绵在京西西山。”

早在我学生时代,哲学家Yuno就对汉学非常感兴趣。他研究生时选择的学术方向是中国现代哲学史。因此,他对这个古老而伟大的国家及其首都充满了向往。“我还没看到任何东西。对于已经成为北京的人来说,怀着满腔的好奇,观察北京,了解北京。这真是未来几个月的大事!”为此,他短暂休息后,爬上城墙,走了一系列小巷,去玩花园,参观名胜古迹。在他的作品中,无论是古老的孔庙,还是荒凉颓废的宫媛,还是辉煌的琵琶湖天坛,都有详细的记载。但这些地方对尤诺哲学家灵魂的影响,并没有躺在巷子里的祠堂那么大。甚至可以说,在进入祠堂之前,他就已经热血沸腾,无法自拔。

“城北安定门街以东有一座牌坊,名曰‘玉贤坊’。这里是付雪胡同,路的北面有舜天付雪和文庙。”哲学家尤诺记载,“文天祥寺在文庙的东面,在政府学校之中。这是元代菜市口(其实是柴市)的遗址,也就是文天祥的绝境之地!”

公元1282年,被囚禁三年多的文天祥依然傲娇,从未投降。这年12月8日,元世祖忽必烈亲自上前劝降,得到的回答是:“天香被大恩称为状元丞相,宋朝的三个皇帝,不是他想要的。”忽必烈问他要什么,文天祥说:“死了就够了!”第二天,他被带到柴石(现在付雪胡同的西出口)处以死刑,享年47岁。

明洪武九年(1376年),北平总督刘崧在顺天付雪以东,文天祥死前被囚禁的地方,设立忠义讲堂,以纪念文天祥。据史书记载,文天祥塑像和唐云回族将军李修纪念碑就刻在这个作坊里。永乐六年(1408年),由朝廷正式重建。道统七年(1442年),府尹王献曰:“宋丞相天相元氏塑像,为儒生所穿,宜令礼部考宋世成冠服,重塑之。”万历时期,舜天府巡抚尚维将文天祥寺从付雪以西迁到付雪以东。到了清代,迁文天祥寺日渐衰落。据康乾时期著名的书画家李宗万说,他去那里,只看到“三间破屋,塑像端端正正,冠升仙,朱彝深色”。

二万山昏迷

记录雕像上的铭文

因为乾隆皇帝称赞文天祥“忠义非一时所动,激励已久,以日月为荣”,所以他的纪念活动重新展开,尤其是道光年间,他开始重建文天祥寺。“如今沿袭其旧,木石砖易新,大殿正门饰有‘教学忠义坊’字样,现改为三座‘建筑殿’,前后院分两院,均为砖石铺筑,筑有墙壁。大门比以前宽了八英尺,而正门的屏风墙上还刻着“焦钟芳”几个字,路过的人看到的都是“互致敬意”。

哲学家尤诺走进文天祥寺,看着文天祥的雕像。“公之画像,秦公遗风”,只觉得“千年之后,犹存”,又忍不住想象:“回望当年,有宋皇帝,或破或续,其势日渐萎缩。大楼会倒塌,唯一的树可以支撑它,但是公众。龚在牢里,做好了吃苦的准备,不介意。傅《京城古迹考》描述了他的野心。元人重视大众的忠义,用丞相的尊敬和群臣的富贵来引诱大众,而大众则誓死不屈服,死而复生,他们的忠义和勇气可以穿越日月!”他在祠堂里徘徊了很久,舍不得离开,心里还是忐忑不安,直到离开。

几年后,另一位与李大钊、鲁迅、周作人有过多次接触的日本记者丸山也在昏迷中参观了文天祥寺。他在深深敬佩文天祥“壮烈之死”的同时,还在文天祥塑像的腰带上记载了铭文:“孔子说要仁者,孟说要取义,但只为行之,所以仁为上,读圣贤,学什么?时不时,我是无辜的。”

今天的人可能很难理解日本人对文天祥的崇拜有多热烈。幕府末期,面对西方列强的侵略,落后的武士们视文天祥为英勇抗击外敌、不屈不挠、为国捐躯的精神偶像。很多勇士在临死或者自杀的时候都高呼“自古以来谁在生命中没有死过,心中留有纪念”。据史书记载:“在供奉以崇尚《正气歌》而闻名的日本赤穗右派领袖大士的高速仙谷寺,平均每天有500名朝拜者,在3月祭祀高峰季节每天多达3000人。”

三中液江汉

我忍不住处于危险之中

然后,第三个日本名人走进了文天祥寺。他是1916年创办北京联合通讯社的著名记者,为日本报纸和全中国的日本报纸提供报道。此人可以说是文天祥的“铁粉”,为我们保存了民国历史上最详细的文天祥祠堂记录,被收录在《正气歌》这本书里。

中野江汉去参观文天祥祠堂的时候,玉仙坊牌楼还在。他走进付雪胡同,胡同东出口北面挂着“烈士祠”牌匾的红门被锁上了。“木栅栏把守的门是清朝前期的付雪,第二门是日本陆军部卫队第四步兵营,这里禁止通行。”我真的不知道温总理看到日本军队驻扎在他的祠堂旁边时,他的精神会是什么感觉。

真正的文天祥庙在东边的一个小门里,门上刻着“文天祥庙”的牌匾。进门后是北京首都公立第十八国民学校。“不进这扇门,就参观不了真正的文天祥寺”。当然,进入祠堂需要一定的手续。首先,你应该向学校门口的接待室提出参观请求,然后你将被邀请到西式接待室签署你的姓名簿。“得到许可后,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国人会出来解释,很有礼貌地解释”。江汉中野跟着导游穿过蜿蜒的校舍,然后一直往前走。“有一个修古树的小祠堂,那是温总理的庙。”。

中野江汉带着无限敬意走进祠堂。“祠堂门口有康熙年间舜天府尹钱锦熙写的‘千古简编’牌匾,左右挂着‘倭寇威名在赵,法日留后计’的教堂对联。”神社的正面刻有“宋城信仰国家官方文件之神”的字样雕像起初穿着儒家的衣巾,但在明朝景泰年间文天祥被赐“忠勇”谥号时进行了改装,所以呈现出了长者的英武、帅气、大眼、居高临下的风格。神座左右各有一副“义而立帝,孤忠而立神应近宫”的对联,还有一副“南宋状元丞相,西江孝子忠臣”的对联,都是刻有金字的黑木板。”看着文天祥的塑像,中野江汉只觉得眉宇间浮现出一种不屈的精神,“摸着大众的画像,赞叹其英雄风范,照耀日月,忠肝见义勇为,浩然正气使人危在旦夕”。

站在雕像前许久,中野江汉继续参观祠堂,有一个叫文薇的人,同治六年,写道“仁义无处不在,江中繁星满天;闫明崇庙观,单鑫碧雪照未来”,祠堂东西两面墙上也挂着对联,对联的左右两侧各有五个石雕,让人们自由地扩展自己的文字。“来拓展人物的人络绎不绝”。寺内还有历代舜天郡守题写的“古忠肝”、“天地义”、“有宋存言”、“仁者极仁”等匾额,悬挂在各个角落。祠堂里有一棵古榆树,据说是文天祥入狱几年时最喜欢享用的植物。

许多年前我参观了文天祥寺,但我不记得这棵古老的榆树了。印象中只有那棵靠南几乎和地面平的枣树,据说是文天祥种的。“臣心是针石,非南无止境的誓言”。爱国主义是人类共同的情感,是对那些勇于为民族独立和解放而战的英雄们的敬仰和崇拜。

作者:北京旅游景点大全 来源:admin 发布于2020-11-11 06:00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
影音先锋色资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