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伍义勇军参观军事展览讲述战场硝烟:一寸阵地
编辑:admin 阵地(1)志愿军(1)
摘要:文/饶强 张昭 黄俐婧 摄/饶强在军事博物馆展厅内,黄士俊在自己所在部队15军的军旗下驻足观看。集体一等功的荣誉证书被黄

正文/饶张强赵黄伟照片/饶强

在军事博物馆的展厅里,黄在自己部队第十五军的指挥下停下来观看。

一等功荣誉证书至今被黄珍藏。

黄在“向最可爱的——中国人民志愿军老兵致敬”主题视频展上四处寻找战友。

在黄的相册中,这张照片是他特别珍惜的。86团一营共计15名文化老师,包括他在内,参加了朝鲜战争,死亡10人。回国后,他和其他四位战友合影留念。

展览结束后,黄给写了一封短信。

在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颁奖仪式上,黄讲述了他和战友们的战斗故事。

在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的主题展上,从阵地上取来的碎石粉在核心展示。黄拿出刚刚获得的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纪念奖章,放在陈列柜上,与牺牲在地上的战友们分享这一荣誉。

黄戴着勋章,行着军礼,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战斗年代。

11月5日,在军事博物馆上甘岭战役实景展区,“缅怀伟大胜利,捍卫和平正义——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”,核心位置展示了一铲来自阵地的碎石粉。这铲粉里有七十多块弹片,也浸透了烈士的鲜血。86岁的志愿军老兵黄整理了一下胸前佩戴的勋章,向战死的战友致以军礼。

黄,四川人,1950年响应抗美援朝、保家卫国的号召,加入志愿军。在内江军区某师军事干校受训后,于12月随15军29师到达河北邢台。“战前部队在那里做好准备,并替换了苏联武器。我被分配到第86团、第1营、第3连当文化老师。”

“1951年3月12日晚6点,我作为86团先遣队成员,渡过丹东以北的鸭绿江。三月份的江面刚刚开始解冻,同志们正在渡河溺水。真冷。”

渡河后,部队一路南下,第三天晚上到达车台关。“当时,我们的第十五军和第六十军沿着土路两边行进。晚上12点左右,一辆车闪灯,被敌机发现。马上扔信号弹,然后俯冲射击。我们躺在路边,敌机的炮弹在我身边爆炸。飞来的泥土和石头打在我的脸上,疼得像火一样。枪击事件发生后,我身边有几个战友死伤。这是我第一次在朝鲜战场上经受住了生死考验。”

第五次战役的第二阶段,黄率领的部队到金华、铁院、平康三地阻击敌人。一路到芝浦里,他和战友们突然遇到了敌人。“太紧急了,全连迅速集中了几挺转盘式机枪和三门60迫击炮来攻击敌人。敌人毫无准备,在公路上被打得抱头鼠窜。后来打扫战场,才知道是加拿大皇家团的一个营被我们打败了,少校营长以下160人阵亡。在撤离的路上,我指挥大家唱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》和《歌唱祖国》。经过这场战斗,同志们别提有多高兴了。”

1952年10月14日,上甘岭战役打响。“据司令员彭说,五座圣山不能丢。如果输了,朝鲜中部就没有危险防守了,我们的防线就撤退200公里。我军司令秦奇伟当时就声明,即使十五军只剩下一个人,武圣山也不会损失一寸土地。”

黄的军队作为预备队,一直在武圣山后面待命,准备战斗。“我们的任务是通过敌人的火力封锁,进入597.9高地0号阵地的坑道,反攻夺回水面阵地并坚守。29日晚,全连只带武器轻装出发。敌人严密的炮火攻击后,地面被炸得一无所有,岩石变成了粉末,最深处快两米,造成机枪无法守住。所以我们带尽可能多的武器,比如手榴弹,炸药筒。我腰间挂满了手榴弹,胸前还有两枚苏制反坦克手榴弹。这家伙很重,正在对付敌人的掩体。”

从出发位置到隧道有1000多米的距离,敌人不断开火,封锁。黄、和他的战友们匍匐在碎石中,谁也不敢出声,怕暴露。突然,敌人又开火了。“二班副班长傅光宇被炮弹炸飞了。他忍着疼痛,小声对战友们说:“你们踩我。””同志们含泪继续前进。

第二天晚上,反攻战开始了。“我们整个公司都是一个信念,重新获得它的地位。敌人碉堡里的机枪都是对着隧道入口的,部队一冲锋就伤亡惨重。连长指导员受重伤,副连长张洪山带伤指挥战斗。爆破队长邱第一个用手榴弹炸了敌人的碉堡。他和士兵萧和秦春生冲到前面,最后移到敌人的第二道铁丝网附近。敌人突然发射了信号弹。随着机枪声,萧和秦春生死在了山坡上。邱迅速扑向敌人的主要堡垒,用炸药筒炸毁掩体,为后续部队冲击坑道赢得胜利创造了条件.连续炸毁三个掩体后,被敌人击毙光荣牺牲。做出巨大牺牲后,我们重新夺回了水面阵地,转而坚守战斗。”

“地上全是石粉,手榴弹被扔得噗噗响。我们干脆把军装上的布撕下来,把几颗手榴弹绑在一起,拔了导火索,数了三颗,然后扔了出去。这样手榴弹在空中爆炸,敌人无法逃脱。黄继光式炮堵,手榴弹拉响,炸药筒和敌人同归于尽,放弃碉堡的烈士每天都在。真的是寸立场寸血。”黄对说道。

在坚守阵地4天4夜之后,黄、等同志多次对敌进行反击,胜利完成了任务。战斗结束后,155人的连队只剩下21人。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授予“攻守”大旗,全连集体创优一等奖。“很多人没有留下骨架、一缕衣服和最后一句话。他们的身体与这个位置融为一体,用鲜血和生命践行着这个位置上的人的誓言。”

1954年,黄带着他的部队回到中国。1981年跳槽,1994年8月退休。平时他把立功证书藏起来,从来不提这段经历,连家人都不知道他的荣誉。他的故事直到2018年才为人所知,当时退伍军人事务部收集了关于退伍军人的信息。“我一直认为,为国捐躯是我的职责,真正的英雄是牺牲的烈士。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有机会去上甘岭烈士陵园,向那里的同志们致敬!”黄对说道。

作者:北京旅游景点大全 来源:admin 发布于2020-11-25 17:59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
影音先锋色资源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