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0年前汇班入京对京剧的诞生有何影响?
编辑:admin 京剧(3)演出(1)
摘要:▌张永和追溯京剧发展的过程,绕不开“进京”二字。每当有新的地方戏进京,往往会在京城里掀起新的“时尚潮流”,从昆曲、弋阳腔

张永和

追溯京剧的发展,不能不提到“去北京”这个词。每当北京有新的地方戏,往往会在北京掀起一股新的“时尚潮流”。从昆曲、益阳戏到秦腔,北京最流行的唱法总是一波比一波强。其中最强的一波是230年前的“汇班去北京”。

然而,众所周知的汇办去北京的故事有很多不准确的地方。比如“徽州四班”并不是同时来北京庆祝乾隆生日的,“徽州四班”真正走到一起最早是在嘉庆八年(1803年)。

汇办去北京的真实流程是怎样的?对京剧的诞生有何影响?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,当然要从230年前史无前例的盛大生日说起。

只有一个惠州班在北京过生日?

清朝乾隆五十五年(1790年),也就是230年前,恰逢乾隆八十大寿。清廷官员要给皇帝过生日,不仅是送礼物,还要送一出戏到京都给朱熹。当时,闽浙总督吴兰娜与江南盐务官员一道,将在扬州南戏中心——演出的徽州班最大徽号,送到北京为皇帝庆生。

这是唯一的惠州班过生日吗?对!但是以前不是说“惠州四班”来北京过生日吗?这个说法不准确。当时只有三清惠班来北京过生日。舒中山《批本随园诗话》:

.适五十五年(1790年),举行万寿,浙江盐务主持帝议,先大民带“三清班”入京。此后后继者有“四喜”、“七秀”.

如上所述,作者舒中山是吴兰娜的儿子,他的记录应该是第一手资料。所以三清汇办第一个进京的说法应该很靠谱。更有甚者,班社和凌仁写的其他很多书也讨论过这个,比如道光年间杨茂坚写的《梦华琐薄》:

.三清在四喜之前,耿旭在乾隆五十五年,皇帝八十大寿。入京的朱熹,人称“三清会徽”,是徽班的鼻祖。

后来去北京的徽州班不是四喜、春台等徽州班,而是四庆会徽。甘龙毛毅(1795),《消寒新咏》,作者白斋,《咏四庆徽诸艺人诗前小序》:

在业余时间,我经常给博物馆寄情歌.1794年秋天,我看了第四届庆祝会会徽部的剧,挺惬意的。

后来来到北京,是武清会稽。《消寒新咏》四卷,根据胡香玲诗的序言:

玉和他的两三个知己发现酒香在深柳厅前和春亭。酒里充满了欢乐,丝竹之声极为罕见。闻五庆会徽,点人口,就是借它罢工,大有作为,从来都不是一件开心的事。

去北京的回族班里,只有三庆典明确记录是去北京过80大寿的,四庆典、五庆典是后来来北京的。那么,惠州四班是什么时候来北京的呢?其实“惠州四班”中,只有三个是外地来京的。剩下的一个,生活不平凡。

汇办去北京,不玩汇局。它演了什么戏?

徽班来北京的时候,现在有表演徽剧吗?是的。当时汇班演出的基调比较复杂。有的只演昆曲,有的只演昆曲,有的只演随机弹。这三个庆祝会是当时南戏中心扬州最大最好的剧团,应该是一个表演混乱,乱弹的剧团。三庆会徽本来是来过生日的,实际上并没有进宫代理乾隆皇帝。为什么?当时只有昆曲和益阳戏能进皇宫演出,其他地方剧种都想进皇宫演戏,但是没有办法。

当时的三庆会在哪里演出?大概和当年乾隆皇帝给母亲过生日时一样的规格:从故宫前的天安门广场到高良桥,沿途每隔三五里就设一个戏棚,让前来过生日的各种外国剧团可以在这个戏棚里演出,普通老百姓也可以来戏棚看戏,带着普天同庆、娱人的意思。三庆典徽虽然不能入宫演戏,但是扩大了观众,赢得了很多平日看不起戏的观众的好感。三清会演出的剧目脚踏实地,充满生活气息,深受大众喜爱。生日庆祝会结束后,很多外地的班社回到原来的地方演出,但三庆会徽并没有离开,因为首都的观众喜欢他们。于是他们去了前门外大栅栏的几个茶园表演。

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三清会演的剧目符合北京人的审美追求。其中有一个男主角,高朗廷,艺名高月观。他的演技很优秀,非常生活化,写实,自由奔放。演的戏都是言情戏和三部男女恋爱的小戏,观众特别喜欢看。写于乾隆六十年(1795年)的《消寒新咏》,记载了20岁的高郎廷高超的演技。这样一个优秀的演员,这样一部剧,让习惯了缠绵曲折的昆曲或铜金铁鼓的益阳调的北京人,突然欣赏到浪漫的段子或人生剧,再换个耳目,欣赏到新奇独特的风景,符合他们的审美考虑。于是乎,观众蜂拥至北京,先进到北京,后来留在北京的三清汇办,成了真正的火。

“惠州四班”之一,其实是北京本地的大班?

随后在北京举行的四大庆典和五大庆典也受到了北京观众的喜爱。这些徽州班几乎与原本在首都演出的昆曲、京剧、秦腔等各大剧种平分秋色。

然而事情突然变了。清朝嘉庆四年(1799年),乾隆皇帝驾崩。按照大清律,他27个月不能娱乐,不能演奏任何乐器。剧团没生意,没饭吃,四庆徽、五庆徽等徽州阶级都回老家了,但三庆徽没走,还在坚守首都。这是因为他们来了很久,有一定的积蓄,也是因为他们有一个经济头脑的工头,——高郎亭,他花了两年多的艰难岁月,试图让三庆典回民。

嘉庆六年(1801年),国丧期满,禁忌解除,各大茶园和娱乐场所恢复演出,三清会办又活了。而且,接下来的十年,很多惠州班都是外地来的。有泗溪、春台、余庆、河西、三河、松竹、金爵、重庆、七秀、倪翠等班。

活着!为什么没有“惠州四班”之一,有名的春班?因为合春班不是从外地来北京的回族班。根据近年来发现的资料,合春班是庄在京创办的大班。它请的老师都是惠班有名的小姐,当然也教一些惠班的曲子和技巧。虽然不是外地来京的徽州班,但和春班也是一个很大很优秀的徽州班,和三清、四喜、春台齐名,位列北京“四个徽州班”之列。

“徽州四班”的形成时间大概在嘉庆八年(1803年)左右。当时民间有句谚语说:“三清之轴,四喜之乐,春之柄,春台之子。”这一切意味着什么?三清班有很多优秀的著名演员,阵容最强。经常排练曲折、人物多、故事强的剧,比如一些三国等国的剧。四喜班唱昆曲,很优秀,很称职。班上有很多地位很高的名人,还有mos

然而,徽班发展如此之快,以至于在大量汉腔艺术家去北京演出后,它已经成为一种新型的京剧——。

除了徽州京剧,也是拜湖北人所赐?

嘉庆末年至道光初年,一批来自武汉的汉调演员来到北京演出。在这些中国戏曲演员中,著名演员有王宏贵、刘莉、龙德云、王九龄等。其中最著名的是余三胜,他后来成为京剧老三丁甲之一。

徽班的曲调主要有西皮和黄儿。西皮是甘肃陕西的音乐,通过汉水来到武汉。黄儿是湖北“清曲”和安徽黄儿调的结合体,属于古代益阳调范畴。武汉人把唱歌叫“皮”,西皮就是从西方来的唱法。西皮和黄儿在湖北合并后,是什么样的?根据道光年间学者叶选元《汉皋竹枝词》的记载,汉调的伴奏已经是三大曲:三弦。说到音色、风格、气息的运用技巧,都和今天的京剧差不多。

道光初年,华调演员陆续来到北京,但没有像惠班那样独立组班。而是都加入了汇办,与之合并。不久,合并后的韩晖占领了春天,统治了梨园。他们来北京后,包括昆曲、京剧、秦腔,甚至还有戏、六枝戏、梆子戏和小调民歌。“保”进来之后是“和”,融合转化为一个整体的风格,最后“化”为一个整体。也就是说,原来的“杂”演变成了以西皮、黄儿为主要口音的“皮黄”班。

但是这个时候,还是不能说京剧已经形成。中国戏曲声腔分类的主要区别是声腔和语言。汇班腔最终形成了以西皮和黄儿为主旋律的曲调。但在语言方面,经过几十年的学习、改编和探索,汇班领人终于实现了以北京语音为标准的“京华”进程。从1840年到1860年,在回、汉、京艺术家的合作下,一种以西皮、为主要口音,以京汉为主要朗诵语言,以湖广音、中州韵为主要内容的新剧《——京剧》在北京诞生。

由此可见,没有惠州班在北京演出,京剧是不会诞生的。然而,惠班一开始并没有表演京剧,而是用了70年(1790-1860)才产生了这部新剧。“京剧”这一称谓的出现,根据现有资料,最早出现在光绪二月七日(1876年三月二日)在上海出版的《申报》,此后,“京剧”作为戏曲的名称逐渐在全国传播开来。

作者:北京旅游景点大全 来源:admin 发布于2020-11-26 18:00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
影音先锋色资源网